首页>新闻中心>行业信息

让森林成为产业中国林业的可持续发展潜力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0-09-15 20:57:23  【打印此页】  【关闭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日期:2010-9-15  
 
中国园林网9月15日消息:“当人们提到伐木时,经常把这个理解为负面的行为。事实并不是这样。砍伐是必需的。”在芬欧汇川集团(简称UPM)复合材料事业部全球总裁尤西·瓦哈能(Jussi Vanhanen)的眼中,经过科学规划、有序种植、合理砍伐的森林,是肥沃的可再生资源。不仅如此,可再生的森林资源,也是UPM这个总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跨国森林工业集团的“命根”所在。
 
正当人们还在为森林砍伐、退耕还林问题烦恼不已的时候,UPM、斯道拉恩索等这些靠着“木腿”站立的森林工业巨头们,已经凭借着上百年的森林利用和管理经验,发展出了一套完整的森林产业体系。
 
在这些森林中,规划人员提前5年甚至10年,对树种、树龄进行科学规划,保证森林内不同树种、树龄的树木杂居生长;经过严格培训的工作人员,利用GIS系统、收割机、伐木机、种植机、种植管等现代化设备,保持森林“新陈代谢”的平衡。在这些森林中,小到落叶、树枝、真菌、粉蝶、昆虫、啄木鸟,大到枯木、树桩、狐狸、麋鹿,都能物尽其用,为整个森林的良性循环发展发挥着作用。神奇的是,为企业源源不断提供原料的同时,这些森林的规模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日益增长。
 
有了生生不息的森林作为后盾,这些森林工业企业以此为基础,不断把触角伸向更广阔的领域,发展出一系列与森林产业相关或者看似不相关的衍生品。
 
哈维拉森林的故事
 
哈维拉森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这片经过FSC(森林管理委员会)和PEFC(以保障森林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控制体系)认证的可持续使用的、生态环境良好的森林中,一切都在天然林的基础上,经过了周密规划。“现代林必须模仿天然林的结构要素,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的力量。”负责哈维拉森林规划的规划员拉瑞(Lauri)说。
 
在哈维拉森林里,主要种植着欧洲赤松、挪威云杉、桦树三大树种,在这些树林中,还交杂种植着一部分杨树、山梨树、柳树,以及其他不常见的落叶树种。“杂交的树林,不但保证了森林里的物种多样性,还可以防止大规模的病虫害的发生。同时,我们还会注意让不同树龄的树木种在一起,来保证森林的质量。”利用计算机软件,早在10年前,拉瑞他们已经设计出了最佳树木种植方案。“种多少树,砍多少树,什么时候来种,什么时候来砍,要让森林变成个什么样子,全显示在计算机信息系统上。”而他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为一些优质树种系上黄丝带。
 
“伐木工每天都会选择一些树,进行砍伐,而其中一些树木生长情况非常良好,应该和其他要被砍伐的树木区分开来。这些树木在将来还会生长,对森林物种的多样性有很大好处。”拉瑞说,系上黄丝带之后,他还要把这些数据输入到电脑的GIS系统中。
 
拉瑞的工作完成之后,伐木工根据计算机的提示以及黄丝带记号,来选择树木间伐。而树墩、枯木、倒木则被保留下来,经过灭真菌处理之后,成为昆虫、啄木鸟的觅食和栖息地,而砍下的材堆又引来了黄鼬栖息,极大丰富了森林的物种多样性。根据UPM的工作人员解释,要培养一个全能的伐木工,成本不亚于培养一个飞行员。“伐木工不但是一个机械工程师,他要操作机器,还能修护机器,防止燃料泄漏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同时,他还必须和规划员一样,懂得树木的所有知识,因为他也必须有甄别什么树该砍、什么树应该保留的能力。另外,他还必须能从蛛丝马迹中判断出动物的行为,来鉴别这片区域的生态情况。”
 
就在砍伐的同时,另一头,培育工作、种植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种植工人从芬兰林业研究院的苗圃中买来生长了一年的云杉树苗。在栽种时,在较为空旷的地带,栽种机发挥了巨大作用。它的“前臂”上有一个布满管孔的圆盘,里面装满树苗。用这种现代化的种植工具,机械操作员每天很轻松地就能种下1500棵左右的树苗。而栽种管则是一种需要靠工人手脚并用的机械,它就像一把直插泥土的机枪,树苗就是“枪”管里的子弹。只要栽种工人轻踩栽种管上的踏板,一棵小树苗就被稳稳栽进了土壤之中。栽种工人是一个工作了10年以上的熟练工,一天一般能用栽种管种上1000棵树苗。而这些树苗则被芬兰林业研究员的录像设备牢牢监控。
 
拉瑞介绍说:“生活在森林附近的人,会经常到森林里来散步;猎人会在得到了政府的许可执照后,在这里升起篝火,狩猎红狐狸和麋鹿;每年夏季,还有不少参观团前来安营扎寨;还有不少人依靠采集蘑菇等菌子为生。”在哈维拉森林里,自然、工作人员、游客和谐相处,形成了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除了保证森林中树木资源的平衡利用,满足企业每日巨额的木料需求之外,哈维拉森林承担着复杂的社会责任,即在尊重野生动植物生活和植被、室外休闲,就业和当地利益之间,保持平衡。
 
森林只是一个开端
 
“和其他林业企业一样,把森林变成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只是我们事业链的一个开端。”尤西·瓦哈能认为,可持续利用、开发森林资源,一方面履行了企业的社会责任,为企业带来了良好的声誉和社会关系。“当我们的纸张产品上标上了FSC认证,在我们的木材上贴上PEFC认证的各种生态标志,无疑为企业树立了很好的公众形象。在人们环保意识日益加强的今天,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另一方面,企业以森林作为可持续发展资源,并以此开发出一系列森林产业的衍生品,也为企业自身的运营降低了大量成本,开发了客户服务的更多内容,可谓一举多得。
 
树木被砍伐之后,较粗的部分会被直接运往木业分部下属工厂,生产锯木材或胶合板。较细的树梢、枝丫等则被运往造纸厂制浆造纸。制浆后的废料如树皮、浆渣,则可经过发酵、燃烧用来发电。而这些电能又被作为生产纸浆所需电力能源。而在制浆过程中产生的黑液都被回收,作为生物柴油的生产原料。此外,木材加工及胶合板所产生的废料木屑,又可以被重新作为浆厂的原料循环利用。
 
这还仅仅是森林产业的“冰山一角”。以UPM为例,更多看似与森林没有多大关系的产品也随之诞生了。比如塑料包装上的不干胶标签、无线射频RFID标签,甚至还包括上海世博会芬兰馆的外墙材料——一种名为ProFi的木塑复合材料。
 
“很多产品,都是员工们想节省开销、废物利用,‘玩’出来的。”UPM的整个森林产业衍生品的开发过程既有偶然性,又有必然性,在尤西·瓦哈能看来,既神秘又有趣。
 
“人们都会忽视标签,当它不存在。但在伐木时,不干胶标签是至关重要的,它标识出木材是哪种树木、生长年份、健康状况。”尤西·瓦哈能解释说,人们就是凭着这张标签来确认木材的身份。而UPM自己就是生产纸张的,为什么不用自己的纸张,来生产不干胶标签呢?35年前,一个普通芬兰员工的简单想法,为UPM叩开了一个新领域的大门,标签成为企业的重要产品。
 
至于RFID标签的研发,则是由购买标签的客户提出的,客户们要求企业为他们提供更先进的标签。所以UPM干脆又把触角伸向了无线射频技术。“这样一来,我们的产品的废料中不但有了碎木屑,还有了多余的废塑料。”于是,不安分的研发人员由此打起废塑料的主意,他们把木屑和塑料这些下脚料“搅和”在一起,一种新的木塑复合材料诞生了。
 
说到企业产品家族的新成员,尤西·瓦哈能似乎充满了无限的信心,“ProFi是一种新材料,还不成熟,但毫无疑问,人们已经在芬兰馆见识了这种材料未来的可能性。我们希望和客户、设计师及建筑师共同努力,继续开发这种材料的新用途。”
 
中国林业的可持续发潜力
 
相比北欧、加拿大等地区的森林管理,中国林业在可持续管理方面显得有些稚嫩。在过去30年中,乱砍滥伐和经营不善,让中国不少森林大面积衰退。与此同时,中国45亿亩林地红线也时时受到“威胁”。大面积种植速生林,又面临着虫害等问题。
 
然而,发展可持续森林产业,是中国林业绕不过去的一道弯。因为,不少下游企业巨头已经开始联手抵制非法砍伐的木材原料。包括欧洲四大零售企业家乐福、翠峰、宜家、玛莎在内已经宣布,他们将共同组建木材零售联盟,推进负责任的采购实践,尽最大可能阻止非法砍伐的木材流入欧洲市场。日本市场也对纸张原料进行了严格控制。而利乐等企业,也将原料采购源头锁定在经过权威认证的可持续经营森林的范围。这无疑为不少中国木材供应商们竖起了一道高高的“绿色壁垒”。
 
“我相信,中国的森林管理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吧。”尤西·瓦哈能说,2008年之前,他在中国生活了三年,得到的答案是:“中国政府也把环保看做重中之重,许多不环保的地方企业已经受到了限制。很多中国林业管理的企业非常注重自身形象,开始申请各种认证,来赢得市场。”
 
事实上,中国森林[3.22 2.55%]管理者们已经借鉴这些先进森林工业企业的经验,开始了行动。目前,我国林业获得FSC可持续认证的面积已经达到70万公顷以上,不过,这些森林还大多数集中在东北。就在瑞典家族企业利乐的帮助之下,福建省永安林业[9.50 1.17%](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获得了FSC颁发的森林可持续经营认证,成为我国南方林业区首家林业经营面积超过10万公顷,并获得FSC认证的企业。之后,福建金森林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南方林业也相继获得可持续发展林业的认证。
 
不过,就像尤西·瓦哈能所说的,获得认证只是一个开始,UPM等企业对森林系统的管理、开发、利用,为中国森林管理上了生动的一课。

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

广西林业集团
地址:广西南宁市东葛路107号林海大厦
电话:0771-5755699
传真:0771-5755600
邮编:530022
Emaillyjtoffice@163.com
网址www.gxlyjt.com

集团简介|新闻中心|企业文化|联系我们|站内搜索|网站地图